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在线留言
站内检索 | 高级搜索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民俗风情 >
青田『大路南拳』『拳说』中的非遗文化
时间:2021-04-21 11:16 来源:丽水日报 作者:弈基

传统文化的命名,常与地域密不可分。

  人们习惯把明代以来广泛流传于长江以南地区的拳种,统称为南拳。而拳种的衍生,又有浓厚的地理标识色彩,比如青田县船寮镇大路村的大路南拳,便是“嫁接”在平阳南拳、永嘉南拳基础之上衍生而成的种类。

\

  “四阵一棍”的大路南拳,既是对百年历史文化的回溯和演绎,又是对忠义精神、忠孝文化的承载和积淀,深远且深厚。

  在嫁接中发展,“有趣味、可观赏”

  作为市级非遗项目,大路南拳及其传承人至今保存着一套完整的传承谱系,这在传统体育项目中颇为罕见。

  大路南拳并非土生土长于大路,属于“嫁接拳种”,衍生而来。

\

  相传,在温州平阳一小山村里,住着一位长须老者,有七个儿子。父子八人终生研习功夫与健身相结合的拳术,到了明代,形成集“缩骨、气功、硬功”于一体的平阳南拳,并广收门徒。永嘉人王衣林便是其徒之一,拜入门下习武后,名扬浙南,取名永嘉南拳。

  尔后,大路村民王锡平、王连木被王衣林收入门下,苦习三年,拳法精湛,拳势磅礴。民国初期,在两地南拳的基础上,经过提炼和融合,“四阵一棍”的大路南拳应运而生。

  大路南拳,融防身与攻击为一体,分拳术与棍术两大类。拳术分四套,即大五步、小五步、单枪、十字;棍术分三套,即头类棍、子午棍和铲麦棍。拳术与棍术分别都有专项竞技性训练项目,即推拳,招拳、招棍、雨伞招。

\

  秉承“男壮皆练武”的理念,全村形成浓厚的习武氛围。民国时期,即便是在大雪纷飞时节,中堂里仍是众人喝彩喧天的热闹景象:只见地上铺设篾席,全村男子,无论老少,均赤膊列队而立,“小孩跟随大人”,舞拳弄棍,一招一式间,刚劲有力、气吞山河。

  大路南拳,生于民国,活于当下。

  2009年,当大路南拳被列入丽水市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时,全村沸腾了,村民王祖群更是“乐开了花”。他第一次觉得,这项穿越百年的传统文化,焕发了新的生命力。能被评为大路南拳市级非遗传承人,他觉得,自己可做的,更多了。

  在与老一辈村民王卓同及其他村民的协商、筹划下,2016年,大路南拳表演队正式成立,王祖群任队长。表演队有22名队员,年轻的四十多岁,年长的已过古稀,其中包括两名女队员。虽是民间竞技体育武术类表演队伍,但组织精细、分工明确,从指导员、音响师到后勤员、服装师,大家各司其职,一次次在龙舟节、非遗纪念日、村晚等各类庆祝大会上精彩亮相,引得阵阵欢呼与称道。

  从民国初期到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,从“始祖”王锡平、王连木到村第九代传承人王祖群,大路南拳早已脱下攻击与防身的盔甲,朝着健身强体、愉悦身心的方向发展,“有趣味、可观赏”。

  在抗敌中壮大,“显至诚,表忠义”

  从青田鹤城溯瓯江而上10公里是大垟村,从大垟村沿大垟坑步行2公里,便是大路村。如今的大路村,面临溪坑,地势平坦,一条乡村公路穿村而过。

  而在抗日战争时期,日寇曾多次进村烧杀抢掠,大路村民奋起反抗,书写了一段可歌可泣的悲壮故事。

  1942年7月,日军板恒师团一部由丽水分两路侵犯青田:一路沿公路直窜船寮;另一路翻山窜海溪至船寮,最终汇合驻扎在当地一个叫鲤鱼山山背的地方,并频繁地骚扰、洗劫六上乡(今大路村)。

  劣迹斑斑的暴行,激起了忠义爱国、崇尚习武的大路村民。依靠日日修习的大路南拳,乡民们群情激昂,收集每家每户的棍棒、长矛、大刀、斧头等武器,组建长矛队、棍棒队和刀斧队,并在村庄周围的山头布置侦察队、报信队和敢死队,自发形成了一股势不可挡的“大路力量”。

  那年8月2日,一队日军向大路村进犯。村民利用地形优势埋伏,隐蔽待敌,掌握大路南拳者冲锋在前,其他村民跟随其后,将敌军三面夹击,迫使敌军狼狈溃退。据王卓同回忆,此战成功击退了敌军,并缴获步枪、钢盔等战利品,同时村民也付出了3死7伤的代价。

  没想到的是,落荒而逃的敌军很快卷土而来。

  次日拂晓,增援而至的数百名日军,扛着迫击炮、重机枪、轻机枪,再次进犯大路。村民再以“拳”“棍”应战,终因武器过劣,不得不向山地撤退。日军伺机焚村报复,多名村民牺牲,上千间房屋被毁。

  然而,骁勇不屈的大路村民并未因此而畏惧。

  一日,偶遇数名日军,未多加思索,青壮村民抓起棍子,追击而上。无奈之下,日军只好躲进漆黑阴冷的涵洞中,自以为能逃过一劫。谁知,大路村民继续追入,将其全部击毙在洞内。

  1997年,大路抗日纪念亭在村里巍然而立。

  于大路人而言,纪念亭代表的是一段激昂不屈的历史、一座永不磨灭的丰碑,和一份忠义至诚的爱国情怀。

  在传承中创新,“健体魄,赋精神”

  在6.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每个时期,每代人,都以自己的方式,守护大路南拳:

  上世纪30年代,为了支持大路南拳的传承和发展,王卓同的爷爷王则仁,动员全村村民售卖稻谷,将其所得用作习拳的奖金、后勤保障等。有了资金保障,家家户户习拳的热情进一步高涨;

  1920年,救国会“七君子”之一章乃器与第一任妻子王镜娥(大路人)结婚。婚礼上,大路南拳作为表演节目,赢得章乃器认可,并表示“好好发展,钱不够我来支持”;

  村民王仲青是一名泥水工,每日开工前、收工后,都会在自家门前练一遍大路南拳,数十年来,日日如此,风雨无阻;

  大路村有五百六十多名华侨,夏笑娥是其中之一。如今身在法国的她,曾多次在法国街头表演大路南拳,为当地的狂欢节助兴。她说,年轻时家务农活繁重,“只能等孩子入睡后”,忙里偷闲请公公教授拳法。

  而真正让大路南拳焕发勃勃生机的是,青田船寮镇小学教育集团大路分校的师生。

  2014年,学校引进大路南拳,同年成立校南拳表演队。每天,伴随《中国功夫》振奋人心的音乐,全校学生“以拳代操”,练习大路南拳。“南拳是忠孝文化的重要载体,每天5分钟,在强身健体中传承传统文化,何乐而不为?”校长郑碧泉说,让大路的每个孩子成长为有爱国主义精神的少年,是责任也是义务。

  学校有一个特殊的社团,名为“红领巾南拳社团”,这里的12个孩子,全都是土生土长的大路人。“文化之花从哪儿开出来,应该由哪儿的子民世代守护,这是我们组建这个社团的初衷。”教师王华表示,从两年前开始,每周五王祖群都会到学校里,义务教孩子们练习原汁原味的大路南拳。

  为了规范传承非遗文化,学校历时两年编写了6套《大路南拳拳谱》作为校本教材。从此,在孩子们心中,不仅是拳法套路,还包括南拳历史,“全都知根知底”。

  而大路南拳带给孩子的是一些实实在在,“能看得到的变化”——

  练拳时每一声发自丹田的口号,响亮、自信、向上。六年级的刘超来自湖南,刚入校时,内向不爱交流。自练习大路南拳开始,“精气神都不一样了”。如今,他不仅是运动健将,还是校表演队的领队,“主动带领大家学习大路南拳”。

  当下的大路南拳,有服装、有配乐、有教材、有源源不断的传承者……在发展中坚守,在传承中创新,“拳”说中的非遗文化,熠熠发光,生机无限。

文章来源:丽水日报

  (责任编辑:弈基)